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大牛证券-小米增速不再高,“去小米化”成为生态链企业统一命题

2022-11-06 01:59:45 1094

摘要:久分必合,久分必达。自2014年以来,小米集团已向300多家公司投资数百亿元,在其周围形成了强大的生态圈。借助小米的品牌、渠道、流量、资金、供应链等优势,小米生态链企业迅速成长,与小米形成了强大的共生共荣关系。但这些企业在成长过程中,已经逐...

久分必合,久分必达。


自2014年以来,小米集团已向300多家公司投资数百亿元,在其周围形成了强大的生态圈。


借助小米的品牌、渠道、流量、资金、供应链等优势,小米生态链企业迅速成长,与小米形成了强大的共生共荣关系。


但这些企业在成长过程中,已经逐渐意识到单纯依靠小米很难变强。只有打造自主品牌,才能掌握自己的命脉。


因此,“去小米化”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的统一命题。由此,来自小米的贡献大幅下降,短期内的高速增长停止。


对于小米来说,过去商品交易的收入已经尘埃落定,更大的利润将在这些企业上市后从二级市场收获。


生态链


雷军与魅族创始人张煌的恩怨,几乎是科技界的公案。


张煌没有名校背景,没有上过高中,却痴迷于电子电器。2002年底创办魅族,涉足当时盛行的MP3市场。魅族MP3凭借其优秀的产品和运营能力,收获了众多粉丝。


那时候手机还处于功能机时代,各手机厂商都在主打彩屏、和弦等卖点。2007年1月,在太平洋西岸的美国旧金山(2.610,-0.01,-0.38%),苹果发布了第一代iPhone,开启了智能手机时代。


张煌很快注意到了行业的变化。2008年,他带领魅族模仿苹果,转行做手机行业。魅族已经成为中国智能手机的先驱。


那时候,雷军已经从金山走下来,成为一个有钱又闲的天使投资人。


雷军和张煌曾经相识。雷军曾经想投资魅族,张煌想请雷军做魅族的CEO。


在张煌位于珠海的办公室里,两人一边喝着可乐,一边深入讨论iPhone新产品。张煌毫不掩饰雷军,告诉雷军魅族手机的所有秘密。


让张煌没想到的是,雷军很快做出了小米手机,成为他的直接竞争对手。此后,双方一直相持不下。


雷军从张煌身上学到的不仅仅是如何做手机,还有“粉丝经济”的运作。魅族的粉丝叫“魅力朋友”,小米的粉丝叫“米粉”。


有赢有输。雷军的“偷师论”被家人简单提了一句,就不再回应了。


小米诞生的时候,恰逢中国手机市场从功能机向智能机的转型期。凭借极致的性价比、高超的市场运作能力和电商的辅助,迅速从一条鲢鱼变成了巨鳄。


2013年小米年出货量已经达到6000万台,中国市场第一,彻底瓦解了“中华酷联”时代。


每一部小米手机背后都是一个“米粉”。很多都是小米的死忠,甚至把雷军当YYDS。小米每次新品发布会都像明星演唱会一样热闹,一票难求。


打响品牌,掌握流量入口,打造小米生态链就顺理成章了。


逻辑很简单。用户可以长期购买一部小米手机,加入生态链产品,可以实现流量价值最大化。此外,生态链产品的引入增强了用户粘性,也进一步强化了外界对小米极致性价比的认知。当然,小米可以赚更多的钱。


从手机周边的充电宝、耳机、智能音箱,到空气净化器、电视、电饭煲等家电产品,以及毛巾、牙刷、行李箱等日常用品,无一不是打上小米的标签,进入其销售渠道。


(指自行车链条)脱落


这么多品类,小米自己做不了。交换资金、渠道等资源,扶持一批企业,让他们变成“小米”,来得更快。


2014年,是小米生态链元年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小米的背后诞生了一批以“米”命名的企业,如米子、米云、华米、智米等。


这是一个炸药掉出来的时代。早期,小米选择的品类大多是默默无闻的电子产品。这几类市场竞争比较分散,“有大市场但没有大品牌”。中小厂商像无数的蚂蚁一样,分享大部分市场,价格不透明,产品质量良莠不齐。


在小米内部,这些被称为“蚂蚁市场”。凭借庞大的用户群和性价比优势,小米一旦进入,可以一举突破这些市场,抢占市场份额。


市价高达200元的充电宝,小米到了69元;四五千元的空气净化器打到699元;七千扫地机器人(9.320,-0.01,-0.11%),直接到千元级别...


随着品类的拓展和销售规模的增长,小米的生态链体系中诞生了一批百亿企业。


王,高材生,中国科技大学物理系。1997年,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,在华为拿着10万/年的高薪。只工作了一年,就辞职回合肥创业了。


我做过平板电脑,智能手表等。,但都不成功。


直到2013年,雷军找到他,让他“抛下一切,一起做一件大事。”黄个人把公司原来的项目全部藏起来,和小米共同投资成立华米科技,专注于为小米开发手环。


登上小米号大船,王黄终于获得了久违的快感。79元起的小米第一代手环一经推出,迅速引爆市场,一年销量过千万。


2017年,华米营收超过20亿元,其中80%以上来自米乐队。次年2月,华米科技成功登录纽交所,成为小米生态链第一家上市公司。


公司的快速发展并没有让王黄失去理智。他不想只是小米的代工厂,很早就打算“去小米化”。


从2015年9月开始,华米陆续推出自有品牌Amazfit和Zepp,涉足智能手环、手表、运动耳机、跑步机、体重秤、体脂秤等多种产品。


随着自主品牌收入的增长,华米对mi波段的依赖逐渐降低。直接结果是,持续多年的快速增长不再。2021年,公司营收甚至同比下滑2.8%。


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给小米做平衡车的9号公司(33.200,0.20,0.61%)和做扫地机器人的Roborock (245.490,-3.34,-1.34%)身上。


今年以来,小米大幅减少了与9号公司的合作量。上半年下降59.18%,Q3下降58.47%,直接导致9号公司高增长的终结。


Roborock也是如此。2020年,公司小米销售额仍达4.2亿元,2021年大幅下降至6900多万元。今年上半年才1000多万。在Roborock单飞后,小米引入了米云和追风两家生态链企业填补空白,并找到了深圳银星智能代工小米品牌扫地机器人。


大丰收


在小米生态链的构建过程中,还有一只看不见的资本之手。根据小米2021年财报,该公司已投资超过300家公司,账面总值603亿元,同比增长25.7%。


在关联企业投资上,小米与关联方顺为资本往往联手拓展市场,从商品交易中获利,同时推动生态链企业上市,获得更可观的投资收益。


在华米科技之后,小米生态链中诞生了米云科技、Roborock、九号公司、曲水科技(47.820,0.04,0.08%)等多家上市公司。


然而,并不是所有的小米生态链企业都有这些兄弟一样的运气。


寿司科技是一家专注于口腔护理、护发、美发护理的企业。2015年6月成立。一年后,它获得了小米的投资,成为小米生态链中的一员。公司收入由自有品牌和小米定制组成。2019年至2021年,公司与小米的关联交易对公司总营收的贡献超过50%。


去年11月,寿司科技提交招股书,向创业板发起冲击。小米通过天津金米持有寿司科技8.57%股权,其关联方顺持有10.90%。


对于小米既是公司重要股东,又是第一大客户的问题,交易所进行了重点问询。今年8月3日,寿司科技突然撤回上市申请文件,深交所决定终止上市审查。


去年7月和今年3月,为小米定制智能照明产品的易智慧、智能商用设备,以及“端对云”的综合服务企业米尚科技先后击败科创板。


即便如此,生态链企业的上市节奏可能还是超出了雷军的预期,小米迎来了投资的收获期。仅在2021年,小米就通过处置投资获得了33亿元的税后净收入。据不完全统计,小米和顺通过减持9号公司、Roborock等上市公司,分别套现超过20亿元和30亿元。


收获还在继续。


据9号公司披露,2021年11月18日至2022年6月5日,小米较好控制的人减持1726.99万份托管证35.01-69.56元,套现9.65亿元;顺威在今年5月12日前完成了2114.07万份存托凭证的减持,套现11.8亿元。


6月21日,人民更好和顺为已经披露了新的减持计划,而且势头更猛。


2020年2月21日,Roborock顶着小米生态链企业的光环登陆科技创新板,发行价271.12元/股,刷新了当时科技创新板最高发行价纪录。短短16个月过去了,2021年4月30日,公司股价突破1000元,成为继茅台之后沪深两市第二只千元股。


占得先机,2021年3月16日至4月14日,954.8元至1205.01元的均价减少套现5.94亿元。天津金米紧随其后,以均价1000元左右套现16.5亿元。今年6月,顺威重新披露了不超过6%的新减持计划。


2021年年中,Roborock股价一度逼近1500元,市值逼近1000亿元。从那以后,一路下来。11月1日收盘时,公司股价已跌至244.50元/股,市值不足230亿元。
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